当前位置: 主页 > 协会活动侧记与讨论 > 鲁汶大学临床心理学家讲学侧记

鲁汶大学临床心理学家讲学侧记

时间:2014-12-16 13:21

比利时鲁汶大学临床心理学家讲学侧记

 

129,比利时鲁汶大学儿童心理卫生中心Luc MoysonLut De Rijdt教授和晨露国际总干事Koen Stevenants来到郑州市第九人民医院(以下简称九院)访问,并针对弱势儿童心理援助问题进行为期一周的讲学培训。

Luc Moyson教授为资深临床心理学家,前任欧盟心理分析与治疗联盟主席。Lut De Rijdt教授为精神科背景的心理师,比利时学校心理分析培训督导。

鲁汶大学教授、晨露国际干事在临床培训实操和案例督导期间举办了两场学术公开讲座。

129下午14:30-16:30Luc Moyson 教授的讲座题目为: 《关于儿童青少年围绕精神分析的整合治疗》

Luc以对“The Quay”的阐释开始了授课内容,The Quay本意是港湾,Luc把他们在比利时治疗中心的青少年病房称为心灵港湾。寓意是为这些遭受到心灵创伤,暴力侵害,虐待等包含在内危害的孩子们提供一个可以短暂修复的地方。在这个中心住院青少年的年龄范围为14-18岁,而且有着严重的心理问题,也有发展为人格障碍的可能性和危险,出现发展停滞,单纯的门诊治疗已经不足够了(数月不去学校,有反复的自杀自伤行为,出现精神病性症状的,完全脱离社会显示出孤独症的状态,反社会行为等各种心理缺陷)。

收入院的青少年一般都遭受严重的心理问题,已经持续很长时间并且有发展成为人格障碍的危险性,至少有一定的求助动机,经过治疗能够有能力思考自己心理问题的因与果。住院治疗的时间最长为一年,原则是时间尽量短,但是若有必要也要长,通常住院治疗之后就是门诊(流动性的)治疗,这样有助于青少年可以回归社会和学校生活。

在介绍过病房及住院青少年的相关情况之后,Luc具体介绍了关于儿童青少年围绕精神分析的整合治疗。分别详细的介绍了治疗方法。其病房为住院病人提供:每周3次的精神分析治疗,如果必要也需要进行家庭精神分析治疗,每周3次感统治疗,每周三次艺术治疗,每周两次音乐治疗。所有的心理治疗都是基于精神分析治疗这个理念框架。具体深入的介绍了不同的治疗。1)精神分析治疗2)家庭精神分析治疗 3)感统治疗 4)艺术治疗 5)音乐治疗 。这些治疗的原则都基于精神分析理论:重在“自由联想”:自由表达,自由运动,自由绘画、自由弹奏。

介绍过治疗方法之后,Luc又强调了社会工作者老师的职责和任务,在其病房,工作团队中有负责青少年课业文化的教师和有关法制条规等方面的社会工作者。认识到住院治疗的最终目标是为病人提供一套集中深入的精神分析治疗最终是要面向外部世界。

最后,Luc指出用精神分析的整合治疗所期望达到的治疗目标:1.加强自己更满意的人际关系能力;2.个体天分与能力更有效的发挥;3.保持一个人在社会关系中正常的自尊;4.提高一个人承受悲痛情感的阈限值;5.更加理解自己与他人的差别;6.对多样化的生活挑战更加自由灵活的应对。Luc认为通过给予爱,提升希望,接纳抑郁,维持正常的思维过程是我们需要做出的任务。

    12月12下午14:00-1630Lut De Rijdt讲座题目为:《住院青少年的心理治疗》

精神科医生倾向于做诊断的时候依据美国DSM作为参考,但是在DSM的诊断属症状学描述分类,并不包含精神障碍的发生机制。Lut表示青少年的住院治疗是复杂的,必须要考察多个因素,然后分别从4个主要的因素(文化因素;家庭因素;心理发展因素;基因、遗传、神经生物学因素)来具体分析。

1、文化因素。需要考虑青少年所处的不同文化背景。一些潜在的问题基于不同的时间和文化会通过不同的方式表现出来。青少年的阶段特征也会受到宗教、传统和政治环境的影响。虽然青少年本身有一定的共同点,但不同的文化下,即便是同一症状所表现出来的意义也可能是不一样的。Lut表示,在我们的具体工作中,需要关注和了解青少年所处的文化,尊重其文化特点,充分考虑当地文化背景。

2、家庭因素。儿童依赖于家庭和成年人的照顾,一个孩子无法自己照顾好自己。儿童(青少年期之前)通常对于家庭都很忠诚,即使受到心理上的虐待和忽视也会为了避免完全的独立或孤立,也会试图保存和保护与父母亲的关系。遭受心理虐待和忽视的孩子没有机会做个真正意义上的孩子,他们承受着有关生死问题的压力。而青少年这个时期的特征是更少的依赖家庭同时他自身的成熟也能够允许其这样去做。如果一个青少年成长于一个问题家庭,他往往会缺乏安全感的基础,没有形成与父母稳定安全的依恋关系,常常会在分离任务方面出现问题或者很挫败。由于认知上的成熟,他们对待其父母能够更加客观和批判性。所有这些常常会导致青少年出现严重的心理症状:抑郁,行为问题,自伤……

家庭,乃至是有问题的家庭对于青少年的治疗也是很重要的,父母可以阻止或干扰治疗,我们要与家庭联盟,尊重家庭的教养方式,不仅要重视家庭出现的问题,还要重视家庭的优势力量。即便孩子没有家庭,也要与其照料者获取信息和协作。

3、心理发展因素。为了帮助处于问题中的青少年,我们必须要了解正常的发育、发展是什么样的。在出生之前心里发展就已经开始了,一个孩子在成长到青少年时期已经携带了一个巨大的行李(行李的组成有:基因,遗传,心灵创伤时间,观念看法,记忆等)。每一个发展阶段都是一个危机时期。Lut强调危机阶段也可能是一个契机,青少年是解决孩子早期问题的二次机会。比如有巨大分离焦虑的孩子在孩童时期的表现没有什么不一样,但是到了青春期可能就会出现严重的精神病性症状,如果能够在青春期解决问题,那么早期焦虑就能够很好地被处理了。

Lut重点说明了青春期的重要性,指出青春期是对青少年心理治疗的关键。原因一是发育在认知层面上青少年第一次能够抽象思维,可以思考眼前不存在的事物,可以思考过去,理解生与死的意义,能够客观性看待和思考父母的作为。同时,青春发育期也是性成熟的阶段,突然间成为男人或女人。由于这种成熟,一些孩童时期的事件可能会有新的、不同的意思,也可能造成心灵创伤。另一个原因是青少年面临着发展任务阶段。在这个阶段有两个要实现的重要任务:第一,个体分离。第二,性成熟和关系的建立。

青春期的症状常常是相当的戏剧性的,我们必须试图明白症状的意义。通过抑郁,精神病性,自伤……青少年通过用这些症状来对抗不能忍受的现实世界从而来防御自己。如果我们能够更多地关注症状背后的意义,我们就能再次使得发展继续向前。Lut指出如果我们仅仅只是通过下一个精神病性诊断,使用药物试图使得症状消失,那么我们就失去了一个在人格发展方面帮助青少年的重要机会。

4、基因、遗传,神经生物性因素。

因素基因遗传因素在某些精神病性类如抑郁症、精神分裂症、双相障碍中起到一定的作用。药物治疗是治疗精神病性问题易实施的治疗。通常药物治疗在短时间内能起到积极的效应,易导致忽略心理治疗的作用(这时青少年往往会觉得没有再做心理治疗的必要了。但是心理治疗对于人格发展能够起到结构性的作用和影响,如果我们致力于长远的结果,那么心理治疗是很重要的)。Lut主张药物治疗与心理治疗相结合,只有将其结合才能达到最好的效果。

神经生物因素。抗精神病药物会有一些副作用和产生药物依赖。精神科医生在开抗精神病药物之前,要先与病人建立良好的关系,取得信任;然后从小剂量开始使用,避免产生副作用,因为青少年比成年人更加敏感,更易产生副作用,所以一旦产生负作用,就会拒绝所有药物。通常在睡眠问题,行为问题,人格障碍等症状服用抗精神病药物,但不管第几代精神病药物都有一定程度上的副作用,体重增加,患糖尿病的危险,性功能紊乱等。

5、儿童青少年的精神病性诊断

DeKade是个住院青少年病房中心。工作的对象是有人格发展危险的青少年。在青少年接受治疗之前需要做一个诊断评估。我们试图做一个动态的结构性的诊断。试图找出症状背后的意义,不管是从个人层面还是家庭层面。青少年的精神病性症状通常都有意义,大多数我们的青少年有心灵创伤的历史,而这些心灵创伤会导致不同的精神症状,心理治疗需要在这些方面做工作和努力。在这个病房中心,三组人群做心理治疗。1组,有良好的现实检验能,他们可以对抗冲突,用言语表达,做出反应……有着内心冲突,有较好的精神康复能力,表现为焦虑、抑郁、自杀、认同问题以及人际关系问题;2组,精神错乱,现实检验力受损。因为现实对于他们生存来说太痛苦无法忍受,他们在精神病症状中防御自己,他们自己创造的世界更加能够忍受。在治疗中我们要帮助他们面对现实(分析症状的意义借助于药物,当然一定要小心和逐渐的);3组,精神康复力差,冲突外显,抗挫能力差,冲动控制差,表现为冲突外显,自伤攻击行为问题,抑郁等。

6、治疗指南:Lut主张对于青少年要做一个动态的诊断:要明白症状的意义;药物治疗是用来协助心理治疗或用于危机情况。

Luc MoysonLut De Rijdt教授的两次讲座带来了发达国家儿童保护和心理干预的经验、规范和方法。讲学内容全面、深入并且很有实用性。与会代表表示收获颇丰,希望多举办这样的前沿学术交流会。

赵泽 撰稿

2014-12-16

 

 

推荐内容
  • 活着的最高境界

    其实和你一样他出身卑微,却身怀远大理想。多年前,他在1983年版的《射雕英雄传》中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