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殊案例献给特别的你--冯俊方

2013-12-05 00:15:52

 

——河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十一月份活动侧记

20131123上午,下了入冬来的第一场雨,寒气袭人,但却挡不住心理学爱好者的脚步。大家来到郑州市第九人民医院第一会议室,这里将要开始的是一场特殊案例研讨会,由河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理事、郑州市心理卫生中心副主任、应用心理学硕士李丽女士主讲。
   
李丽老师说,该案例之所以特殊,一是她从业十多年来所见不多的较典型个案,二是症状丰富典型,覆盖了文化、宗教、精神多个领域,三是迷惑性大,迁延八年屡屡误诊,这么好的案例当然要分享给热爱心理学的各位才俊,随着李丽老师和案例当事人的入座,研讨会开始。
   
何某,女,38岁,未婚,高中文化程度,以言行异常八年,加重三年为主诉入院求治。患者从三岁开始便有一种特殊的功能,在自己的旁边出现一个类似电视画面的东西,看得见但摸不着,心里想什么,上边就会呈现什么,充满了神奇。进入青春期后,感觉不安全,不敢见生人,紧张,恐惧,发抖,好在有小电视的存在,给她带来了一定的安慰和希望,但八年前画面开始出现变化,不能控制地上演着她不愿看到的肮脏画面,如男女性交,粪便,垃圾筒之类,患者认为自己的大光明丢了,为此,紧张,担心,恐惧,不敢出门,不敢与人说话。偶而出门一次,满眼全是垃圾箱、粪便等,回家后便把身上所有衣服大洗八遍,把家里地板、墙壁等冲洗数次,甚至彻夜清洗。以后每次出门,都会重复上述行为,把墙洗得都长了绿毛,而且每天还无数次地洗手,这些行为她明知没有必要却还是控制不住地去做……尽管如此还是害怕不已,于是就破罐子破摔,到处乱跑,夜里睡大街上,水泥管道,甚至麦田里,发现垃圾车或粪便时,就在泥地上打个滚儿,在现实中无法正常的生活,最后跑寺庙,开始时是挂单(一次住三天),后来便长期住在那里,在寺庙里诵经、干粗活儿,勉强度过了三四年,后来又突然恨起佛菩萨,离开寺庙,因为她认为自己过去所有的痛苦都是佛菩萨造成的。回到家里后害怕依旧,肮脏依旧,仍然满大街的粪便,垃圾,更不敢出门了,一个人在家里,觉得时间太慢,就在心里说时间过得快一点吧,于是时间就飞快地流逝,物价也随之飞涨起来,想让慢下来却慢不下来,为此心情长期不好,多次绝食,先后四次自杀未遂,被家人送到多家精神病院看病,大都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可治疗起来又没有什么效果,最后听人介绍,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来到郑州市第九人民医院心理科……
   
随着李老师问诊,当事人在大家面前逐渐展开了她多年来的故事。好奇和惊讶写在大家的脸上,以前这都是在媒体上见,今天见到了原汁原味。整个过程中,当事人思维正常,语言流畅,还不时问大家听明白了没有,得到肯定后继续她的故事。她讲完离开后,大家进入了讨论。在讨论中大家发表了各自的见解,现场热烈而活跃。最后,李老师根据来访者描述的症状做了以下分析:
   
她的症状确实很迷惑人。第一,旁边有一个小电视,想什么有什么,说得很肯定,这是思维显形,相当不常见,常见于儿童阶段,这是儿童期幻想性的一种幻觉,多随着年龄增长会逐渐消失;第二,感觉时间过得快,象飞驰的火车一样,这是明显的感知觉障碍;第三,感觉脏,屎裹身,垃圾遍地,物价上涨,是妄想知觉,是正常的知觉,妄想的体验。
   
在诊断上,首先是青春发育期,不敢见生人,紧张,恐惧,这是社交恐怖的重要表现。为了对抗这种恐惧,开始强迫性洗濯,无效后她便开始逃避,先是大街上,水泥管道再者麦田,依然害怕,恐惧,她采取了反恐怖的方式来对抗这种恐惧,就是她说的破罐子破摔,遇到垃圾车时就在泥地上打个滚儿,可这些都不足以消除她的恐惧。最后躲在寺庙,与自我达成妥协,使症状迁徙不愈,在这整个过程中,有一条主线贯穿始终,那就是焦虑;其次,整个过程中,交流很好,情感协调,有自知力,生活能够自理,无衰退迹象,所以应该排除精神分裂症;第三,她描述中有太多的宗教语言,那么她是不是与文化相关的精神障碍呢?我们可以看到,她在发病以来,头脑是清醒的,保持着相对完整的自我,没有走火入魔,所以也应该排除;最后是其人格上的特殊性,她满口的佛学语言,特殊的文化信仰和文化背景,导致其认知上出现困难,症状更像分裂样人格障碍。但是,当我们剥离了人格的内核后,她和其他的病人并没有特殊的不同,可能会有人格方面的问题,但不是主要的问题。综合以上分析,根据DSM-IV标准,可以初步判断为焦虑性障碍。
   
焦虑性障碍可以让一个人的生活发生根本性的变化,影响大而深远。影响之一是恐惧,这一点体现在明确而持久的强迫意念及行为,以强迫为主,对其生活影响巨大,社会功能受损严重;影响之二是生活上挫败而发生的抑郁情绪,这种情绪导致了她后来的多次自杀,因此对这个病人来说,基本上就是在焦虑基础上,叠加了社交恐怖、强迫意念和行为、逃避与对抗,寻求归属失败、抑郁发作、自责乃至自杀等一系列精神障碍,这对病人是毁灭性的影响。
   
那么,为什么会误诊呢?主要是受特殊文化背景及语言所迷惑,把其病给神秘化了,如大光明,我觉得这是其对自己的信心,其价值、情绪是明快的,接近正常。随着焦虑情绪越来越严重,其心境明快的状态越来越少,其自我认知状态发生了变化,用她的语言来说就是大光明丢了,因此特殊语言经历迷糊了人,所以治疗效果不好。这次治疗一是抗焦虑治疗,二是心理治疗;心理治疗首先是支持与陪伴,二是系统脱敏,三是改变认知,四是精神分析,近期内改变对“垃圾”的认知,学会与人正常交流沟通,改变不合理的信念;中期目标是帮助来访者建立自信,以正确的生活方式生活,做自己感兴趣的事;远期目标是对其人格进行剖析,促进其正性的成长,不断完善人格。
   
李老师的总结让大家很有收获,都希望协会以后多举办类似的活动,在直观中学到更多实用的临床心理学知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