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上白色“战袍”应考,交一份满意答卷----抗疫系列之十四

2021-09-06 14:45:07

  “疫情改变了我的生活,我是个恋家的人,原本想着远嫁郑州,但高铁也不过就4个多小时,没什么的。但是从2019年冬天疫情至今,我却没有在老家待过一天。平时工作忙,没有时间休假,想趁暑假带孩子们回老家一趟,却又被突然而至的疫情阻断了。”周小芳说。 

   周小芳,河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实习基地、理事单位-----郑州市第九人民医院心理医院的一名心理治疗师,共产党员,两个孩子的妈妈。这次疫情忽然而至,在听说家有可能会被封控时,为了不影响上班就直接住在单位没回家。郑州市三院北院区需要心理师进行支援时,她就积极主动报名:“我是党员,让我去吧。”什么都没有准备,在医院领了一套洗手衣就出发了。

  小芳从小就喜欢跑步、跳舞等健身活动,所以她对自己的身体素质有信心,在工作和做事情时也很认真,所以在自我保护方面也一定能做到一丝不苟。当她经过穿脱隔离衣训练后,更是信心百倍;“穿上了这身白色的‘战袍’,我就是一名革命战士,定不负使命,保证完成任务”。

  进仓前,还是忍不住老公和妈妈分别通了个电话。老公虽然感到意外,但仍然给予大力支持:“做好防护,你不用操心家里,好好完成任务,我等你平安回来!”老公的话无疑像是一支强心剂,带给小芳强大的力量。妈妈却非常淡定地说:“好样的女儿,好好工作,不辱使命!”妈妈这是在给女儿传递一份厚重的信任感,关键时刻这种冷静淡定带给小芳的可能是更稳定的的情绪和信心。

  郑州市九院心理医院周小芳服务的近300名住院患者,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年龄、患各种各样的疾病、因为不同原因来到这里, 在这个特殊时期、特殊环境下,很多住院隔离的病人会出现焦虑、烦躁、气愤、压抑、懊悔、自责等情绪。心理治疗组只有周小芳一名心理工作者前来援助,所以这不仅是对心理专业能力的验证,也是对综合能力的考验。为了更高效地服务患者,周小芳把医务科、各病区主要联系电话记到脑海里,有需要时随时保持联系。

 

  初期,大家工作都还没有完全理顺,基本处于摸索阶段,周小芳就进入每个病区跟医生全面了解患者病情和住院的表现,尤其对于情绪激动(悲伤、愤怒、发脾气)、行为异常(反锁门、大喊大叫、摔东西)的患者,她会一一向医生、护士了解患者生理疾病的情况,以及前几日他们观察和跟家属交流获得的患者转院前人格特点、情绪变化等,然后根据收集到的资料有针对性的开展心理疏导工作。

  两天后,周小芳对对所做的工作进行了梳理,进一步改进工作方法,每天5点前在钉钉群里通知各病区上报需要心理干预的患者名单,然后有计划的与名单上的患者进行心理疏导。

  在与不同患者进行心理治疗时,周小芳发现疫情当下大家基本上都处于恐慌、紧张、焦虑的状态,所以放松技术地引用是第一位的,就连很多医护人员都认为放松技巧很实用,所以也会教会医护人员一些放松技巧。她还帮助一些没有手机的患者通过医院专用手机与家属建立亲情链接,获得家庭支持和理解。对一些低龄孩子,会采用叙事疗法和艺术治疗。

  即使回到宿舍休息的时候,周小芳也没有闲着,总是匆匆吃过饭以后,就开始根据每个需要咨询患者的成长经历、背景、个性特点、情绪问题来源制定1对1的方案和交流工具,(比如绘制一些图片、抄写一些文字、制作一些小物件等)。有时候晚上也会接到需要紧急支援的电话,那就迅速穿上防护服入仓。

  有一天下午6点30分出仓之后刚回到宿舍,就接到一个需紧急干预的电话,周小芳又立即返仓。这是一个28岁的年轻男子,反锁门、拒食,将近6小时不回应医护人员,房间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声音。根据以往在精神科病房工作的风险规避原则,类似这种情况是要高度重视的。于是跟病区医护人员交流,获取患者疾病相关信息、此行为前后的差异、刚入院几天的情绪和行为表现,最终在医务科、保卫科工作人员协助下,进入患者房间。

  周小芳通过专业的技巧进行交谈和引导,成功地进行了危机干预。患者给小芳讲述了自己拒绝饮食、想轻生的原因,谈了疫情对自己的影响,谈了自己患病的心理过程、成长经历、未来的期盼。周小芳通过捕捉到的信息帮助患者觉察自己潜意识的需求(渴望被爱、被认可),帮助患者调整不良的认知(他人拒绝自己,并不代表自己一无是处)等。直到晚上10点,确定患者无自伤自杀、冲动伤人风险后,周小芳才离开,这个时候她还没有吃晚饭。

  还有一个10岁男孩,他和母亲分开隔离。第一次离开家人,第一次一个人住在这个陌生的地方,第一次一个人住一个这么大的房间,他哭了5天。周小芳是在小男孩住院第6天的时候介入心理干预的。

  一开始他就是哭,嘴里叨着:“我要妈妈”。周小芳默默的陪伴着他。等孩子安静下来的时候周小芳说:“你在这里住了五天了,真的很了不起。在你这个年纪,一个人在自己腿不方便的情况下,还能把自己照顾好,能好好吃饭、睡觉、还能写出来这么好的字(护士给了他纸笔让他跟妈妈写信),很多人都做不到的。我想你一定很想家,你把自己照顾好就是为了能回家是吗?那你能跟我讲讲你家是什么样子的不?”小男孩似乎寻找到了可以谈话的同伴,同时也感觉到了安全感,话匣子就这样一点点打开了。

  第二天周小芳给他带了昨天晚上回宿舍为他画的三幅画,一副是他的家,一副风景图,一副抗疫必胜漫画,这些都是昨天小男孩讲给她听的。小芳每次来见小男孩,都会听着他讲述的各种故事,也试图让他重新找到安全、充实、开心、被关爱等良好的感觉。因为腿不方便,小芳会带他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动,比如对话、讲故事、绘画、折纸、唱歌等,来帮助他减少害怕、孤独、无助的情绪情感。将近十天的接触,患者越来越会调节自己的情绪了。“后来问他想妈妈吗?他笑了。这个笑让我看到这个男孩成长了。”周小芳很欣慰地说。

  每个需要心理干预的患者都有不同的故事,周小芳针对每个案例都制定了个性化方案逐一进行心理治疗。昨天晚上和小芳通电话,小芳说部分患者出院了,有计划其他工作人员可能会陆续撤离,而她可能会留到最后,因为只有她一个心理治疗师。周小芳却无比坚定的说:“放心吧,我一定会坚持到最后,站好最后一班岗,一定会圆满完成任务,为党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她弱小的身体瞬间在我眼前变成了一个“大”字。

河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

联系人:河南省心理咨询师协会 (

手 机:15517558693

固 话:0371-58678856

地 址::郑州市沙口路25号(4500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