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交流 > 神经症漫谈

神经症漫谈

时间:2011-12-04 12:55
神经症漫谈             
 
鞍山市心理测量科研所 顾强业

 
在个人的临床实践中,与各种神经症打交道是最多的了,尤其是最近的12年里。工作在心理门诊和心理病房,更是接触机会多多,应该说是对这一类疾病有着很深的体会。即便如此,自己感到还是很难一下子把它说明白。这也是让我以漫谈的形式来谈谈体会的原由。所谓漫谈,就是不是正式的谈,沿着自己的松散的思路来谈。我曾经在东林心理论坛参与一档关于神经症患者兴趣的话题,对神经症我总结了几句话,浓缩了我对于这类疾病的认识。我是这样写到的:
“神经症患者是一群注意力“狭窄”的人,也是注意力“向内”的人;
神经症患者是一群追求“完美”的人,也是拒绝“成长”的人;
神经症患者是一群难以忍受“痛苦”的人,所以,他们也是世界上最“痛苦” 的人;
神经症患者是一群人格相对完整的人,但也常常是具有人格倾向性问题的人。
神经症患者是传统意义上进行精神分析最有魅力的人,但治疗起来却在治疗当中发生阻力最多的人;
神经症患者在治疗中是比较容易奏效的人,但却是很难治愈的人。”
这些认识来源于我多年与之打交道的一点肤浅认识,也是一些不太成熟的认识。我想沿着这种非正规的思路,写一点我对这类心理疾病的的不成熟的看法。
    20多年前,我遇到神经症时,我会告诉他们“这是心理病,不去注意它就会好的。”随着,时光的流逝,这种粗俗的认识得到了一些深刻的变化。神经症患者的确有着注意力向内的倾向。他们顽固地将注意力指向自己,指向自己的心理感受和躯体感受。成功地将其“固着”于内的注意力引向外部,的确会使绝大部分的患者病情得到改善。森田疗法,要患者“正受不受,为所当为”,就是说:接受了的状态,就相当于什么也没接受。在此基础上,要求患者,去做该做之事。患者顽固地纠缠他们所认为必须解决的问题,其实,有些问题是无法弄得很明白的,钻进牛角尖的人,是出不来的。森田疗法,包括住院式疗法的设置,以及门诊式的森田疗法,都是成功地将注意力转移出去的好方法。例如,有的患者疑心自己会得爱滋病,纠缠其中,不能做正常事情。治疗中不过分地纠缠于病情的解释,而你只注意求患者去做他应该做的事情,结果,注意力向外了,情绪得到了改善了,病症得到了减轻。甚至是病痊愈了。
  我在华西医大进修时的老师,何幕陶教授告诉我,神经症患者都是好人。对于这一点,我至今感受至深。是的,神经症患者几乎都是好人。他们有着很强的超我,对于自己是非常苛求的人,对自己要求过高,高得几乎无人做得到。神经症患者,是好人,不是坏人,你能体会到。生活中,他们一点坏事都不敢做。所以,在你与他们打交道时,不必担心他们会坏你。可以大胆地与之相处。不要有所顾忌。我有许多神经症患者的“朋友”。当然,与其交朋友的另外的原因是他们之中的大多数社会功能还好。做什么工作的都有,一般生活在中、上层。“防人之心不能无”,但似乎,你不必防神经症患者。当然,她若爱上了你,那可万万不成。那是移情,需要很好的处理。否则,可就真的伤害了你自己。要你丢人甚至丢了职业。
神经症患者的临床症状多种多样,可以有强迫、焦虑、抑郁、疑病、恐怖、人格解体性症状,还有失眠,躯体化症状,等等。众多的表现中,还存在着另一个特点,即他们的体验,正常人也常有,例如:睡觉前,对煤气不放心,去查验一下。出门时,核对一下,门是否关好。还有的是,正常人也会因种种烦心事而焦躁、心情低沉。以及,类似人格解体症的那种分离性体验,正常人有的时候也有。比如,觉醒时,喝酒时,大病初愈时也会有这样的 体验。只不过是神经症患者的这种体验,持续的时间长,并且,要严重得多,使其痛苦。
  神经症患者,是所谓追求完美的人。但是,也是拒绝成长的人。四川南岛心理咨询所的陈虹老师就有过这方面的专门的论述。
  追求完美,追求绝对,这是不成熟的心理,只有小孩子,才持有绝对的心理。比如:小孩子会问妈妈,电视了的这个人是“好人”还是“坏人”?成熟了的心理是整合的心理。因此,关于强迫症的病理心理机制就有精神分析的“古老的超我”作怪 的解释。由于神经症患者,这种追求绝对的心理,而不是整合的心理,所以,他们 就不能实现自我的成长。所以,陈虹老师才断言神经症患者形式上追求完美,实际上是拒绝成长。
  神经症被定义为轻性心理障碍,有别于重性精神病。指的是他们缺乏器质性病变的依据,是精神功能性疾病。当然,现代医学也找到了一些遗传学的、生理的、生化的点滴依据。这里,我就不谈了。这里仅就心理因素的致病性来说,的确存在。似乎许多病例都让我们能够查到它的心理性致病性因素。不只如此,还真能够见到许多病例,有着象Frend讲到的性的致病因素。就我近期所看到的病例来说,就可以证明性在神经症患病的致病性。一个癔病的女患者,发病因素与丈夫的性能力不足有关。一个社交恐怖症的年轻男士,起病与青春期手淫有关。还有一位广场恐怖症患者起病于青春期时,看到父亲与自己的姐姐性交场面有关。等等,不胜枚举。
  关于神经症性冲突,这个概念源于Freud。冲突是指在一个人出现了两种相互对立的、矛盾的愿望或要求,并必须做出选择时产生的。在精神分析中,神经症性冲突是指在“自我”与“原我”之间,或者是“超我”与“原我”之间产生的冲突。伊迪普斯情结也是这种冲突的体现。存在于神经症患者身上的心理防御机制,就是冲突的结果。因此,精神分析理论将神经症发生的机制描述为:早年的心理发育过程中出现冲突;后来生活境遇中起到“引发”的作用;形成防御性妥协的症状表现;进一步的条件化过程;最终达到了症状的慢性化(即所谓早年冲突的现实化模式)。
  神经症的症状千奇百怪,神经症的诊断往往是依据其突出症状来定的。常能见到,一些患者难以确定是哪种类型,只好以神经症这个笼统的病名诊断。这就是说,存在着重叠的现象。尤其是在儿童神经症患者身上更是常见症状重叠现象。多种类型的症状寄予一身。临床上还能看到,不同时期,病人以不同种类的神经症的症状为突出表现。还能见到同一时期的这种症状的转换、交叉。最近,我就有一个 这样的病例。患者为女大学生,21岁,患强迫性神经症6年,入院治疗50天。在住院期间,其男友与她吹了。患者突然表现出转换性障碍的症状。癔病球,失语。用手势或书写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并表现为,对失恋一种无所谓的样子。这种症状持续了5天。我认为,这些现象说明了,神经症不同临床类型之间的相似性心理防御机制,神经症性防御机制。还说明神经症的不同临床类型之间的界线,并不是十分清楚的。有交叉、重叠的现象。以神经症性的防御,是这类患者面对冲突的普遍心理反映。
关于心理治疗。神经症患者,求治心切。往往主动找心理医生治疗。是传统精神分析治疗的最有魅力的接受治疗者。由于他们积极主动地参与治疗,也常常会使治疗得到一定的改善。但由于治疗中,患者在深层治疗的挖掘下,出现了许多阻抗、移情和医生的反移情,使治疗的效果,受到了限制。常常是不容易治愈的。
  关于神经症的话题,实在是太多了,脑子里有着许多不太成型的东西,一时又没想好,待以后有时间再补充、完善吧。
推荐内容